大医养生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317|回复: 96

原创:我的父亲助念往生回忆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3-26 14: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父亲临终前,我曾发愿:在过世的七七四十九天内一定要用佛法助父亲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

    现在第七个七已经结束,不论父亲是否真正往生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但我也要把助念的经历发表出来,也许可以帮助到更多的有缘人。
    庚寅年大年三十夜戌时,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我父亲悄悄地离开了人世。不在文昌老家的祖屋,是在我海口的小区住宅里,俗称外亡,享年七十有三。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4: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父亲已经有十多年的糖尿病史,在病魔折磨下,身体变得非常瘦弱。

早在两年前大医养生网建立时,我跟父亲说过,我可以帮忙在大医养生网上找孙老师开方调理,但他老人家非常不相信网上的事物,就一直都不答应。

2010年的冬天,来得比往年都早,我的父亲糖尿病晚期的并发症也来得早,患上严重的病尿病足,步履蹒跚。中秋节那天,我的父亲还可以自由挪动身体,从府城的住所搭车来我家里和一起吃团圆饭,没想到从那天起,他回去以后就因右足溃烂日趋严重而卧床不起了,于2010年11月10日入一八七医院医治。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4: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在医院治疗的一个月零十四天里,天天都是一天到晚被迫不停的抗生素挂水、负压机器吸脓、每天须扎六次手指挤查血糖值,主治医生不仅经常强迫上各种仪器设备做各种所谓的医学检查,还暗示或恐吓着说,这个病保守治疗是治不好的,要立刻截肢,否则毒素很快漫延全身,生命不保。

如此疗法令父亲的心身压力极大,后面发展到大小便失禁,呕吐频繁,坐卧不宁。不仅如此,全家人也是跟着受苦受累啊,特别是我的母亲没日没夜的在病房中伺侯着也累病了,我也是一边上班,一边起早摸黑往返医院送药及探望,也感受风寒感冒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5: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父亲在医院中正遭受着地狱般的痛苦折磨,我就悄悄在病床床头上放一部念佛机,把音量调到最小以免引起院方的干涉,24小时不停地播放阿弥陀佛圣号。找时机就跟父亲讲一点人生无常的佛理,以安定父亲的心。还瞒着医院的医生,坚持上网找孙老师开方,在医院里暗中调理父亲的脾胃,与西毒作殊死抗争。

在我们全家人不懈的发心和努力下,父亲并没有发生象医生所说的若不截肢就会很快中毒身亡的结果,父亲也开始对西医院的医疗产生了怀疑,坚决不截肢,还主动要求出院回家用中医方法调理。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5: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年12月25日,我终于下定决心为父亲办理出院手续。估计是院方因我们不配合治他们的疗方案,没就没有表现出一丝挽留的意思,出院手续办得非常顺利。

回到小区住宅的家中后,我就更加忙了,不仅要按时到工作单位上班,还要抽空上网向老师反馈病情开方熬药给父亲服用,一边还经常抽空外出找草药捣烂了给父亲外敷病足伤口。

家里放念佛机就方便多了,当然是24小时不间断的响亮佛号了。家里的磁场比医院好上百千倍,在我们全家人精心的料理下,父亲的糖尿病足伤口一天比一天好转起来,但是胃口却一直没有好转,看来是本来就不好的脾胃被西医进一步加害之后,就是神医再世,也是无法挽回了。

在家调理过程中,父亲大便的次数和量一直很多,状如沥青。吃进去的食物却很少,直到临终,身体瘦弱得只剩下皮包骨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5: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2011年1月20日,父亲的身体恢复状况是每况愈下,我也预感到父亲在世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就抓紧时间准备后事,首先到海口放生群里发信息,求助灵车的联系方式,以便随时可以送父亲回到故乡。

当信息一发出,很快就得到热心的晶晶师兄的建议,可以请助念团助念。我对助念团没有任何了解,晶晶师兄叫我放心,他们是专业的助念团,很专业很有经验,里面还有神通的师兄最后看亡者去何处。还特别强调我关键时刻送父亲去好地方才是尽孝,要不然就白学佛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5: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满心欢喜地接受了晶晶师兄的助念建议,正好放生群里的方师兄是助念团的成员,我就通过电话把父亲的情况跟方师兄讲了一下,方师兄也很热情而慈悲,很快就把消息转达给了助念团的李团长。

方师兄为了增强我的助念信心,第二天还亲自带我结识了一位助念团里的骨干成员徐师兄。我还真没想到徐师兄上班单位与我的只有一层楼之隔,却已有10多年之久了,今日终于结上了法缘。

我们一见如故,徐师兄直接进入主题,给我讲述了他一年多来参加助念所见到的许多成功的殊胜案例,令我信心倍增。

徐师兄还郑重其事的交待我,在家里一定要放念佛机放在父亲的床头,24小时不间断地播放阿弥陀佛圣号,保证佛号传到父亲的耳朵里头去。还要在客厅里每天播放地藏经给父亲的冤亲债主们听。尽早把阿弥陀佛的圣像拿给父亲看并挂在床头,同时给父亲开示:这是阿弥陀佛,只有阿弥陀佛才能救您的命,谁来接您都不要跟去,只有阿弥陀佛来了,才跟着去!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6: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徐师兄徐师兄与我讲了很多与生活息息想关的佛法,真是丰富而生动,我唯有赞叹,助念团的人都是佛菩萨再来的吧,乐于帮助每一个有缘人坐上莲花往生西方。道别时徐师兄还把李团长的联系电话给了我,说决定要助念了时随时都可以打电话跟李团长讲。

富有经验的徐师兄一再叮嘱我助念前的重中之重:先要做好母亲的思想工作,父亲一旦断气,24小时内千万不要搬动与触摸父亲的遗体!也不要在亡者跟前哭泣,除了集中精神念佛外,其他什么事都先不要做,不要害怕与担忧,我们背后时时刻刻都有大慈大悲的阿弥陀佛作靠山!

记得那天一回到家就跟母亲说想请助念团来给父亲助念,没想到却遭到母亲的反对,说父亲人还不到走的时候助什么念?

我就借高僧大德的话劝导说,阳寿尽的人得到助念,会往生到好道,阳寿未尽的人得到助念,病体就会康复。

半信半疑的母亲也做不了主,就去征求一下父亲的意见,但父亲只说了两个字:“静静!”意即不要再提这个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6: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不信佛,母亲也是刚信佛不久,对佛理不是很了解,对助念之事不积极对待,也是正常的,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就只好随缘了,但也经常与徐师兄及方师兄联系报告父亲的状况。

直到2011年2月2日大年三十的早上,我发现父亲既不能进食也不能说话,只剩下微弱的呼吸了。我连忙打电话跟徐师兄讲了一下,徐师兄什么也没说,就催我赶快联系助念团的李团长。

我第一次与李团长通电话,才发现李团长的声音是如此的柔美温和:“阿弥陀佛!你好!”我自我介绍了一下,还没讲到助念的需求,李团长就知道我有什么事了,有些责怪地问我:“为何这么迟才给我打电话?今天都大年三十了,助念团的人马全都回老家过年去了,无法去你家助念。”

都不用我解释,李团长接着又安慰我:“不过你不用担心,如你父亲能坚持到正月初六,助念团的人都回来上班就好办了,如果万一你父亲发生了意外,你一定要及时给他开示:如果遇见猛烈灿烂的光芒,那是佛光要毫不犹豫地投入进去,立刻就到达西方极乐世界,千万不要投入那些温柔的光,那是六道轮回的光。”
 楼主| 发表于 2011-3-26 16: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寻道 于 2011-3-26 16:34 编辑

俗话说: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

虽然我不停地为父亲找医找药,但父亲受自身的业力牵引着,已是回天无力,2011年2月2日晚上9点钟正值传统的团年夜,全国老百姓都在合家团圆之中,我父亲却在此时离开了人世,离开了深爱着他的妻儿子孙们。

据后来助念团里的善知识们讲,因为家里有学佛的人,我父亲冤亲债主们为了便于索债报复,特意安排我父亲在这种特殊的日子里死去,以避开助念团。

我父亲与佛有缘,我会抽空把父亲在中阴身阶段被救度的过程慢慢地回忆出来,信者得那信的,不信的就当故事看看吧。
发表于 2011-3-26 17: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1-3-26 17: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1-3-26 22: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1-3-27 06: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父亲去世的遗相非常不好,双目睁得很大,口也张得很开,露着两排牙齿,即人们所说的死不瞑目。

虽然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近距离观看死人,但我却一点都不害怕与慌张。这都要感恩于自己学佛的受益,得到了诸佛菩萨的加持。

当时我弟弟与弟媳也在我家聚会吃年夜饭,他们也没有慌乱的表现,全都随同母亲和我及妻子立即都放下自己的事务,一起跟着念佛机的节奏念阿弥陀佛圣号。当场没有一人掉眼泪,也没有去触摸父亲的遗体。

此时整个世界很安静,只听到全家人空灵的念佛声。

我也及时打电话通知了文昌老家的叔婶们,他们一听到这个消息都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一个劲地问我:“大过年的你打算怎么办?”
 楼主| 发表于 2011-3-27 07: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文昌人,深知文昌人的风俗习惯。平常对死人非常忌讳,亡人家属一百天内不可以上别人家串门,别人也绝不会来亡者家里看望,路上见面也是尽量远远的避开,怕不吉利,在别人眼里上大过年的死人就更不吉利了。

老家叔婶的意思是,外亡人不能在大过年的时候运回老家安葬,否则会被村里人看不起的。我也没有丝毫办丧事的经验,特别是这种时候,被问得一时也六神无主了。

情急之中突然想起了徐师兄的话: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害怕,有阿弥陀佛做我们的靠山呢!

我只说一句:“不会有事的,您们不必担心!”通知完了老家亲人,又继续一心投入念佛之中。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外面突然响起了猛烈的爆竹声,还有礼花的闪光从窗户射进来,哦!原来已经新年零点时刻到了,别人家都在燃烟花爆竹除旧岁呢。

此时我有点担心爆竹声会不会惊扰到父亲的神识呢,就边念佛边盯住父亲的遗容注意观察,未见有丝毫的变化,仍是走时的那种放不下或者惊讶的凝固表情。

记得在父亲入院治疗后,我曾莫名其妙对他说过,今年是他的本命年,该有此大劫难,如果能扛得过大年三十,病就会好起来的。

父亲已经是第三次住院了,民间常说事不过三。我当时是突生不祥之感,才跟父亲说这番话的,没想到父亲就差一个时辰过完本命年,还是没能扛过去。但父亲是很期待病好起来的,临终前几天就老问我母亲,过年了吗?

父亲也是很坚强的,从中秋节后发病承受了四个多月的痛苦而没有任何抱怨,也没有留下任何遗嘱。看得出来,我父亲一直都没有认为自己会过不了这个大年,所以当时我在想他的神识虽然已经离开了躯体,但说不定已经在到处去看热闹了呢。

逐渐的我心里也感觉与外边热闹喜庆的气氛融合一起了,在妄念中羡慕着父亲选择在这种时刻走,得如此热闹而壮观的送行,令我们全家人一点都不寂寞。
 楼主| 发表于 2011-3-27 07: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全家人几乎一夜不合眼念佛为父亲守灵,终于盼到天亮了。

大年初一的早上,我首先想到的是助念团,急忙拨打李团长的电话,但是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家里固定电话也没人接。

我只好又打徐师兄的电话,把家里及联系不上李团长的情况报告了一下。徐师兄安慰我说大过年的就不必到处找人了,好好在家安心念佛吧,助念团会有消息的。

当天中午,徐师兄来电说李团长的手机已经开机了,叫我赶紧与李团长电话联系。我终于拨通了李团长的手机,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李团长就责问我:“为什么总是泰初(徐师兄)在找我?你却不打电话给我?”
发表于 2011-3-28 11: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赞叹寻道兄的孝子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1-3-29 13: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得以投生西方净土,承蒙诸位佛菩萨的加持!
感恩!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1-3-29 13: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寻道 于 2011-3-31 13:52 编辑

当时我也急了,说李团长的手机是关机状态。但李团长却说:“我那几天都没关过手机,不过不要紧,四十九天内都来得及,我们助念团下午就到你家开始助念,把你家的地址发手机短信给我吧。”

我也把助念消息发给了放生群里的师兄们,很快朱师兄就送来了七宝莲花酥油灯和陀罗尼被,教我先给父亲做点功德,护持住中阴身,等候助念团的到来,在此非常感恩师兄们的照顾。阿弥陀佛!

大年初一下午四点多,李团长打电话说已经来到我家附近了,要我下去带路。我没有见过李团长,当我在小区门口到处找看时,李团长就打电话说:“我看见你了,我们的车停在路口这边,你过来吧,车身上贴着南无阿弥陀佛大字。”

我往50米远的路口看去,果然有一辆标有红色南无阿弥陀佛大字的面包车停在那里。我心里顿感一阵激动,就一路朝那里小跑过去,车上也下来一个人朝我招手,靠近时对我说:“我见过你,上车来吧,引领司机开进你家小区里去。”

李团长说见过我,而我怎么一点都没有觉得是见过面的呢?我在引车进小区途中在搜索着自己的记忆,但可以肯定的是,今生是第一次见面,估计李团长说的是过去生吧,否则就没有这个助念的缘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3-29 14: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助念车上还有五六位未见过面的助念莲友,到了小区我家楼下,下了车莲友们就都各自背着一大包东西往我家里搬。李团长指着助念车对我说:“这是助念团的专用车,会一直停留在你家的小区里,直到助念任务完成,我们只要接下来这个助念任务,就一定会助念到你父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你家只要提供能打地铺睡觉的地方就好了,吃饭与你们家人一起吃,我们会拈量付给你家伙食费的。”

当助念车特意停放在小区入口处正对着的位置时,车身上那大大的红色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引起了进出小区人们的注意。令我想起前不久徐师兄跟我说过的话:“如果助念团能到你家去为你父亲助念,不是仅仅度你父亲,而是度整个小区的有缘众生。你父亲若能成功往生西方,就是你父亲在度这些众生了。”

当时我听这番话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今日看到助念专用车停放的位置时,才有所感悟大乘佛法的精妙之处。
发表于 2011-3-29 20: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1-3-30 14: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年初一下午四点多,助念团一行来到我家里,他们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麻利地打开所带来的大口袋,掏出来很多物件,有佛像、莲花灯、檀香、香炉、引馨、牌位等法器,还有棉被、胶地砖等生活用品,然后快速地在我父亲的房间里布置起了一个临时佛堂。

李团长关掉了一直开着的念佛机,然后就敲一声引馨,呼唤一声我父亲的名字:“黄XX!黄XX!黄XX!你已经在2011年2月2日晚上9点钟寿终正寝,你已经不属于这个世间的人了,我们是海口助念团的莲友,你儿子特地把我们请来,为你助念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请你不要乱跑了,放下万缘,马上回来这里随同莲友们一起念佛,阿弥陀佛就会来接引你到西方。当你看到莲花或者强烈灿烂的光芒时,不要犹豫,要立刻投入进去,一刹那就会到达西方净土。你生前未闻佛法,请你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和我们一起来念佛!”

助念一开场,李团长对我父亲的中阴身了做了这点简单的开示,紧接着助念团的莲友们就开始跟着引馨的节奏,一句一句的“阿-弥-陀-佛!”唱念下去,保持佛号不断。
 楼主| 发表于 2011-3-31 13: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团长开示完,把我们全家人召集到一起,对我们也作了一些关于助念过程要注意的事项,并鼓励我们,说助念团接下来这个助念任务,已经发心助念到亡者往生西方净土为止,要我们也要有这个发心。

李团长还交待我们先不要把父亲的遗体运走,有遗体在场,助念效果会更好,再过一两天,如果遗体发臭,就送去火化,带骨灰盒回来继续助念,一样有效果,助念团已经有过助念从香港带回来骨灰盒的成功往生案例。

本来我们已经联系好灵车,打算大年初三运回老家去安葬的,当我母亲就有所顾虑时,在场有一位参加助念的莲友站出来说是真的,说就在年前的事情,她的丈夫是在香港工作的医生,因癌症在香港过世,火化后带骨灰盒回到海口的老家,请助念团来助念,结果成功时托梦给家人,示现在八功德水池中游泳,还在梦里告诉没任何人知道的一本存折存入的地方,果然有这么一本存折,有一万多块钱正好过年呢。

经助念团的莲友这么一说,我们顿时打消了顾虑,立马打电话取消了灵车的预约。

李团长东呵呵的对我们全家人说:“你们家属的配合非常重要,时刻都要在灵堂里参与助念,做饭的事情就尽量让我来做吧。”李团长边说边到厨房里看看,打开一个锅盖时,就惊呼道:“怎么还在吃肉啊?在四十九日内是不可以吃肉的,连蒜头等荤类也不可吃,否则亡者走不了,快快拿去倒掉!”
发表于 2011-3-31 16: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1-4-1 08: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看楼主的贴像看故事一下既有欣赏性又有参考性。
 楼主| 发表于 2011-4-1 14: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我母亲过来帮带小儿子,已经和我住一起两年多了。受我的影响,住在一起都已经习惯全素食的生活了。但是我弟弟也没生活在一起,未能接受的素食理念,故未能戒除肉食。

大年三十那天为表孝心,或是认为大过年的没有鸡肉就不像过年的心理,说是乡下娘家送有自家饲养的土鸡,因我这边反对杀生,就在自家杀好了带过来孝敬老人,全人一起过年打鸡肉火锅过年。

为了家庭氛围融洽,我也没有反对,但只吃肉边菜。母亲及妻儿们也是极少吃肉,故在大年三十那天,一只鸡都没吃完,留存了一部份到了大年初一那天,因父亲的过世,都没有心情吃肉了,但也没有想到把肉倒掉,就正好被李团长查看到了。我读过地藏经,深知在亲人临终之日是不可以杀害生命的。经文内容是这样说的:

“是故我今对佛世尊,及天龙八部、人非人等,劝于阎浮提众生,临终之日,慎勿杀害,及造恶缘,拜祭鬼神,求诸魍魉。何以故?尔所杀害,乃至拜祭,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结罪缘,转增深重。假使来世,或现在生,得获圣分,生人天中,缘是临终被诸眷属造是恶因,亦令是命终人殃累对辩,晚生善处。何况临命终人,在生未曾有少善根,各据本业,自受恶趣,何忍眷属更为增业?譬如有人从远地来,绝粮三日,所负担物,强过百斤,忽遇邻人,更附少物,以是之故,转复困重。”

但是弟弟不相信其中的道理,平时总是说不吃肉就没有营养,父亲病危之时仍然坚持要杀鸡吃才过年的气氛。

趁此次助念团到来的机会,经李团长这么一教训,我感紧把家里的所有肉食都拿出去倒掉了,李团长还不失时机特别交待我们家属,在四十九天内也要禁止有夫妻房事行为。

从大年初一这一天起,我们全家人随同助念团的莲友们一起度过了一段难忘的严格素食助念的日子。
 楼主| 发表于 2011-4-2 14: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助念一开始,我就感觉到李团长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种气宇不凡光茫四射的圣人模样,倒是像一位勤务员,一边安排好佛堂里助念的开场仪式,一边又不停的拨打电话通知其他莲友来助念,还亲自下楼出小区外面去迎接获息自来但不认路的助念莲友。

李团长忙了一阵这些事务,又接着忙家务准备煮饭晚餐了,也猜到我家的菜量会不足,随车行李中就带预先带来了两大袋做好的斋菜,真是想得周到做起来又快又麻利,一顿纯素晚餐就做好了,看起来又更像是一位勤劳能干的家庭主妇。

晚饭过后不久,家里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助念的莲友,基本上都是女众。《佛说法灭尽经》云:法欲灭时,女人精进,恒作功德。男子懈慢,不用法语,眼见沙门,如视粪土,无有信心。

我自身所经历的事实说明,我们正处在佛法欲灭的末法时代,我作为男子,就更加要认真对待这次助念行动了。

好在遇上大过年的特殊日子,临居家里没人,也没有亲戚朋友上门来干扰。通过电话亲戚们得知我家请了助念团助念,首先问的问题是助念收多少钱,告诉说不但不收钱还会反给钱,他们就更加怀疑了,然后就不断的打电话过来,特别关照要防备的以另外的借口收钱。

当时,对于老家亲戚们的电话关照,我真的很无语。
发表于 2011-4-2 21: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受益非浅,亲人的离去是谁都不愿看到了,但能到达理想快乐的世界也是对生者最大的安慰!
发表于 2011-4-3 21: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1-4-3 21: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是我所需,我父亲刚过五七,我刚接触地藏经,希望为父亲超度,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做。楼主能否指点下?
发表于 2011-4-6 10: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楼主在37去归元庵看看, 回我短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1-4-6 12: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心希望把整个助念过程详详细细的写出来让更多人看到受益,估计是自己的业障太重,自从信佛学佛后工作及家庭事务越来越忙了,搞得目前难得有时间把这桩事情继续下去,可能大家也很着急吧,我也很着急啊。

忻请诸佛菩萨加持末学完成这个心愿。

南无地藏王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1-4-6 14: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寻道 于 2011-4-8 11:53 编辑

大年初一助念团一来到我家,就认为是个佛化家庭好办,就都信心十足的说,当晚就能送走我父亲。当晚九时左右,助念莲友陆续大概来了十几位,我家房间小,满满一屋显得很拥挤。

在李团长的安排下,夜里要轮班助念,每班3至4位莲友加1名家属,共排了4个夜班:22时至0时30分;0时30分至3时;3时至5时30分;5时30至8时。

人员充足一切准备就绪,九时已过,助念团就要开始进行首次的追顶念佛了,因为据助念团的经验,基本上都是在追顶中往生的。李团长开始打引馨召唤我父亲的正魂回到念佛位上,并恭请龙天护法、本地城隍土地诸神、亡者的冤亲债主历代宗亲、小区周围的孤魂野鬼以及有缘的无形众生入场,一起念佛同登西方极乐世界。恭请完后,李团长打开手提式DVD机,播放净空老法师的授三皈依仪式录相,众莲友齐心与录相同步为我父亲及其冤亲债主们做了三皈依。

做完三皈依,大家齐声念诵十声南无阿弥陀佛后,即开始了引馨引导下的密集阿弥陀佛念诵,即追顶念佛。我从大年三十晚到初一晚都一直没睡到觉,又累又困,一追顶念佛,就头晕脑袋发沉,根本听不出来莲友们在念什么,口念就更无法跟上节奏了,只能跪在那里在佛号声中打瞌睡。

半个小时过去了,追顶念佛结束,又换成绕佛的节奏,我才清醒过来,看看莲友们的表情,都很平淡而镇定,看起来首次追顶并没有送走我父亲,我就趁机去睡一下以便接下0时30分至3时的助念班。

回想起来,助念是非常艰苦卓绝的活儿,但这才是刚刚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1-4-7 14: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里零时10分,我就被自己设定的闹钟叫醒了,简单的洗漱一下,就到助念佛堂接替下我弟弟,会同当值的四位莲友继续念佛。

此时是大年初一的深夜,外面的世界已经停止了喧闹,我家三房两厅,助念占用了一间房,我母亲和弟弟两夫妇睡一间房,我夫妻俩及两个儿子睡一间房。客厅地铺上躺满了助念的莲友,个别没有位置睡觉的就干脆趴在饭桌上打盹。为了干扰别人的休息,故深夜没有追顶,仅是绕佛,引馨也是尽量的小声。一夜无话,我又从夜里3时接着睡到初二早上八时。

我一觉起来,李团长就把我叫到一边,小声地对我说昨夜有位学密的师兄也来助念,因感觉不太好,就打电话跟其活佛上师报告了助念亡者的姓名及地址,但活佛只回了“此人业障很重,很难往生”这两句话。
发表于 2011-4-8 09: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佛菩萨加持,助楼主完成这个帖子。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1-4-8 13: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寻道 于 2011-4-8 13:47 编辑

我比较了解父亲,他生前不信佛不学佛,不但没有做什么功德,而且还造了不少杀盗淫妄之事,所以从佛法上来讲,他的业障深重是避免不了的。当时我对李团长转告的信息深信不疑,就追问李团长该如何化解为好,李团长就教我一定要为父亲多补做功德,根据自己家庭的经济能力发心放生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

因全家就我一个人工作,工资三千,供养老婆及两个孩子,实话说经济上是比较困难的。我父亲发病住院前曾给过我一万块钱资说是资助我,当时我就收下并暗中发愿要用这笔钱为他做功德。现在这钱正好用上了,我当场就拿出2000元交给李团长帮忙买物放生,李团长当即打电话给天天放生小组的曾师兄立即放生回向。

大年初二整个上午,助念团与我们家属继续做了两三次追顶念佛送我父亲,但是没有任何瑞相出现。父亲断气已经过了24小时,李团长指导我探摸一下父亲的遗体,用手背分别在头顶、额头、胸口、下腹、膝盖、足底试探了一遍,除了下腹部似乎有点温度处,其余处都是很冰凉的,而且整个躯体也非常僵硬。

李团长说:“你父亲正处在中阴身,还有希望,我就担心足底有温度,那就没得救了。”
发表于 2011-4-10 18: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慢慢写, 我们耐心看.
 楼主| 发表于 2011-4-11 12:2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团长正在与我说这些关键事项时,李团长的手机就响了,听得出来是琼海市居士家里有老人刚过世求助念的。我听到李团长与对方说:“现在是碰上大过年,人手非常紧张,目前正在接手助念任务,调不出人手啊,等等我们想一下办法再与你联系。”

李团长真的很着急,通完电话思虑了一会对我说:“这是我们助念团里的一位成员打来的,家里老人刚走,要求我们一定要助念。目前已知你父亲的业障太重,短时间内是送不走的,我们打算先放一放,去琼海送走这位老人,再回来你家继续,四十九天内都来得及。”

我趁此机会把一直想跟李团长说,但又怕李团长误会的一件事情说了出来:“我昨天早上联系不到您,就请了波若精舍的义海师父帮忙超度,约好在今天下午2点半来我家。因为在父亲住院期间,义海师父偶然路过父亲病房门口,还进去看了我父亲,所以我认为义海师父与我的父亲有缘。”
 楼主| 发表于 2011-4-11 14: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团长听了并没有立即反对,只是问道:“超度是否收费的?如果是明码标价的那种就不必了。”

我说:“看样子也是免费的,师父也没有提出过费用的问题。”

李团长说:“那就让师父超度一下吧,正好可以帮你父亲消除一些业障,在我们暂时撤离你家期间,若师父能帮忙念佛是最好不过了。”

大年初二下午两点钟,助念团就要撤离我家了,在离开之前,李团长吩咐我给父亲换衣服。

我和弟弟俩人互相配合,先用热毛巾把父亲的遗体擦拭干净,再换上干净的且父亲平时喜欢穿的衣服,换洗过程非常顺利,因为经过一昼夜的助念与开示,此时父亲的遗体已经变得比较柔软,所以脱与穿都不困难。

李团长一听说我父亲的遗体已经软了,就露出欢喜的神情,说:“这是一种瑞相,说明你父亲已经放下了一些,看来很有希望!我们走后,有什么情况要及时给我打电话。”
 楼主| 发表于 2011-4-12 14: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年初二下午刚送走助念团没一会儿,义海师父就带领几位放生群里的师兄来到了我家,互行问讯礼,也不多话,进到助念房间贴好父亲的往生牌位后,师父就带领大家齐声念诵了许多遍往生咒,估计有四十九遍吧,接着是一直念佛,佛号不断。

下午三点多钟,老家的亲戚代表们也来我家看望我们了,他们是二婶、小叔、大堂兄、小堂弟。在门口接待时,我都提醒他们不许在父亲遗体面前哭,然后一一引导到房间里看了父亲的遗容最后一眼,好在亲戚们都能做到不在父亲面前哭。

完了我负责在客厅里接受亲戚们的询问,议论的焦点都在父亲为何死不瞑目的问题上。小叔很少话,只说了一句父亲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放不下的。二婶就不一样了,喋喋不休地说父亲一定是藏了钱在什么地方没来得及讲出来,所以以后清理遗物的时候要仔细查找,每一本书都要翻开来查看,说不定有暗藏着的存折。。。

唉!二婶的话,让我想起了四年前突然离世的二叔,平时都好好的没什么事,一天中午突发心肌梗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一会就走了,第二天就被运回老家草草入土埋藏了。我父亲共三兄弟,现在作为老大的也走了,但走法却是大大的不相同。

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生无常。二叔及二婶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二叔以前不到佛法超度亡人的场面,二婶来到我家看到了,照样是视而不见,关心的依然是世间的名闻利养。借着我父亲的超度机缘,我跟二婶一直保持着联系,讲人有前生与来世,但是二婶却一点都不肯信。

阿弥陀佛!真心希望在佛力的加持下,让亲人们早日相信佛法。
 楼主| 发表于 2011-4-14 11: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趁着亲戚们到来的时机,我们就一起商量处理父亲的后事问题,很快也很容易就一致达成了先用火化方式,以后再慢慢送骨灰回老家安葬,火化时间基本定在大年初三。

家乡来的亲戚中都没有一位是信佛的,自然不会留下来参加我父亲的助念活动了,另一方我们确实没有时间招待他们食住,他们也明白当前的状况,个个都表示不方便明天去火葬场送行,现在来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就当作送别了。

所以亲戚们来只聊了一会儿,就都回去了。送走了亲戚们,天色已经是傍晚,义海师父来之前曾提到过晚上在波若精舍里还有重要的法事,不能留在我们家通宵助念。

义海师父告辞前突然问起父亲有否授过皈依,我说父亲本人没有学佛,生前没有皈依过,过世后昨晚助念团给做了三皈依。

义海师父有点惊讶,说居士是没有资格为别人授皈依的。我就把助念团用DVD播放净空老法师的三皈依仪式说给师父听。

义海师父稍点点头说这样做也是可以的,但为了保险起见,就正式的再做一次皈依吧。

于是,我们全家人都跪在父亲灵前,跟随义海师父为父亲念诵三皈依文,接着义海师父还为父亲加授了五戒,每一戒问到父亲能持否时,我们全家人都要一致代为回答:能持!
 楼主| 发表于 2011-4-14 14:24: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父亲做完了三皈五戒,超度法事暂告结束,义海师父一行就要撤离了,义海师父看着父亲的遗体,对我们说:“效果很好,亡者的皮肤变白了很多。”

我也注意到经过助念团助念及法师的超度,父亲的遗体状态确实有些变化呈现出点瑞相,如躯体变软、皮肤变得光亮一些等,但是眼睛却仍然没有闭合,我就趁机请教义海师父眼睛不闭之因。

义海师父回答说:“你父亲病久了身体过分干瘦,眼睑因失水而收缩,所以闭合不上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不必过于担心他有什么放不下的事情。”

我又问义海师父,我父亲目前去哪个道了?

义海师父笑笑说道:“目前还不好讲哦,佛经上讲七七四十九天内,亡人的家属要为他多做功德回向,比如布施放生、印经、建庙等,我们做功德越多,去的道就会越好。最好你们家里能逢七超度一下他的冤亲债主,头七和末七最紧要。”
发表于 2011-4-15 10: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虽然不是学佛之人,但静静的关注着楼主的贴子。请坚持并继续下去。
发表于 2011-4-15 14: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好期盼楼主能多写点啊
发表于 2011-4-21 14: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楼主坚持。
发表于 2011-4-29 09: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文呢
发表于 2011-5-4 08: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父亲目前去哪个道了?
摸摸身体哪个部位发热就知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11: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要特别注意的是,上面这一测验方法,只供你作参考用,诸位千万不要随便到处乱摸死人的体温,以免使死者产生憎恨和厌恶心。因为临终时一旦有了憎恨和厌恶心,恐怕会出生到地狱、饿鬼或畜生等三个不好的地方去。

因近来业障现前,病了一段日子,内心深处很不愿意再去回忆那些助念的日子,故好久都没有继续写了。阿弥陀佛!

请诸佛菩萨加持,我将努力克服业力,发愿要写完这篇回忆录,让更多的有缘人受益。

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13: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初二傍晚告别时,义海师父不忘提醒我们把念佛机打开保持佛号不断。因我们家没有人手做饭,也就没有挽留师父吃晚饭了,师父不仅不收费,还约好了父亲的头七时再来做超度,嘱咐我们到时准备好5种水果、5种蔬菜、两盆鲜花及40支蜡烛等超度用品。

家里热闹了两天,义海师父们一离开,家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我们都感觉很疲惫了,只草草热了一些剩菜煮点米饭,很简单地解决了晚餐。只剩下自家人了,谁都不愿说话,只是坐着听念佛机里传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医养生网 ( 京ICP备09063399号 )

GMT+8, 2021-7-25 20:26 , Processed in 0.13999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