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养生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675|回复: 3

一月子病人在五次打七后重获新生的血泪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6 06: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患月子病久治不愈,老家人曾让我去求神,我虽相信可能“举头三尺有神明”,但还是不愿意招惹太多事(因为我亦同时相信“请神容易送神难”),所以还是继续奔波于各大医院。在多家大医院的名中医持续看病近一年后,身体并没有全好,空调季节一到,反而各种症状更加严重,根本没法子正常生活和工作。其实,早在2011年2月份,我就看了一个月子病人叶露写的打七日志《我是这样走近科学的》(后来又看了她丈夫写的《科学与佛教》,他是北京邮电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但谨慎的个性让我对地藏七还是非常警惕(地藏七网站打七日志记录的经历太过神奇了),对佛菩萨能治病还是抱有怀疑。在持续每月医疗费达两三千元的四个月后,在对正常的医院治疗方式实在是无比失望之后,不甘心下半辈子就此半死不活的我(群里的某些姐妹已经几年无法出门让我觉得对未来真的好恐惧),一种强烈的求生意识,让我决定尝试一下打七。这里还想感谢我最后一位中医,如果不是她对地藏王菩萨的无比崇敬,如果不是她说了一句“你们这种病人都应该读《地藏经》”,或许我还不敢去打地藏七,或许我还在和其他月子病姐妹们一样处在痛苦之中。From:http://www.dizang7.cn/news_view.asp?newsid=3804

潮州普通七第54期(2011年6月1日-7日)

潮州普通七第57期(2011年7月1日-7日)

潮州普通七第60期(2011年8月1日-7日)

潮州精进七第6期(2011年8月11日-17日)

大同精进七第66期(2011年8月21日-27日)



2011年6月1日第一次打地藏七开始,用三个月的血泪汗,不幸患上月子病近一年的我,终于在第四个月迎来了新生。原本是想等到工作和生活都更加顺利、身体完全恢复到正常人状态后再写打七日志,但月子病群姐妹们不时述说的苦痛(也是我曾经遭受的苦痛)让我决定还是尽快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让她们之中的有缘人借鉴我的经历,也能重获新生;同时也希望让更多和我一样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能了解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着超乎现代科学范畴的“真理”;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相信因果、明白我们人来到这个世上的真正目的。现在的人都太过自大,我以前也是,都是觉得古代人是迂腐愚痴才会去信佛,忏悔当时的骄狂,殊不知范仲淹、纪晓岚等辈人都深信佛,而我们当今人有几个人能有他们的聪明才智,还是要谦恭去尝试用广大的胜解心,去理解这宇宙间的运行法则啊。

我是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在英国读完硕士回国,我周围的中国人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外的朋友倒是很多信基督教)。小时候在农村老家见过一些超乎现代科学解释的现象(神灵附人体),但长大后觉得或许当时年纪小被愚弄,而且觉得这和自己没有太大联系,不想多作了解。后在英国时,好朋友成了虔诚的基督教徒,出于好奇,我开始持续三个月每周一到两次去教堂参加基督教活动,但自认为理智的我并未曾找到能信服的理由,回国后便极少再接触。患月子病久治不愈,老家人曾让我去求神,我虽相信可能“举头三尺有神明”,但还是不愿意招惹太多事(因为我亦同时相信“请神容易送神难”),所以还是继续奔波于各大医院。在多家大医院的名中医持续看病近一年后,身体并没有全好,空调季节一到,反而各种症状更加严重,根本没法子正常生活和工作。其实,早在2011年2月份,我就看了一个月子病人叶露写的打七日志《我是这样走近科学的》(后来又看了她丈夫写的《科学与佛教》,他是北京邮电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但谨慎的个性让我对地藏七还是非常警惕(地藏七网站打七日志记录的经历太过神奇了),对佛菩萨能治病还是抱有怀疑。在持续每月医疗费达两三千元的四个月后,在对正常的医院治疗方式实在是无比失望之后,不甘心下半辈子就此半死不活的我(群里的某些姐妹已经几年无法出门让我觉得对未来真的好恐惧),一种强烈的求生意识,让我决定尝试一下打七。这里还想感谢我最后一位中医,如果不是她对地藏王菩萨的无比崇敬,如果不是她说了一句“你们这种病人都应该读《地藏经》”,或许我还不敢去打地藏七,或许我还在和其他月子病姐妹们一样处在痛苦之中。

用三个月的血、泪、汗,磕了近八万个大头、跪诵了近三百部《地藏经》之后,量变带来质变,我的身体终于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各种产后风的冰冷疼痛症状基本消失,怕风怕冷也好了八九分,现在我着衣恢复正常,夜晚甚至盖被子比家人还少,原来让我穿着羽绒服都不能阻挡寒风透骨的空调好像不再令我恐惧,而近四个月我累计只开了3-4个星期的中药。另外,困扰我几年的睡觉问题亦消失了,体质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具体可支持这点的例子如下:(1)我一个人从山西大同坐火车,30多小时硬卧,回家并不觉得疲惫,而十多年前大四时我坐20多小时硬卧到上海后,愣是要两三天才能缓过来;(2)近8个月第一次逛街被暴雨淋湿下半身,拖着湿漉漉的运动鞋及裤子,在暴雨中走了近半个小时才找到商场购买衣物替换,后又在空调环境中逛街3个多小时,事后居然没有感冒及其它不适症状。这对于月子病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样的遭遇绝对会导致月子病各种症状的复发和加剧;(3)我独自一人背着一岁多20斤重的孩子坐飞机转火车回老家,还带着不轻的行李,事后依然不觉得疲惫。这是非常出乎两家老人的意外的,他们最初都担心瘦弱的我无法完成这一旅程,原本想花费1000多元路费派人护送我们;(4)失眠基本消失。以前因入睡困难,自孩子出生之后没有陪他睡过几次,每次带他睡觉,第二天就简直废人一个。这段时间带他回娘家,保姆阿姨没有跟着回来,都是我带儿子睡觉,经常念阿弥陀佛或《礼佛大忏悔文》哄他睡觉,我亦很容易入睡,半夜醒来多次给儿子盖被子,也都能很快入睡,第二天根本不觉得疲惫;(5)经常连拜大忏一个半小时,磕600多个大头(相当于600多个俯卧撑的运动量),觉得比较轻松。近期也试过几次连拜三个小时磕1200多个大头,并不觉得太累。在打七期间曾两次连拜大忏三个半小时,磕1500个大头,曾两次24小时除午休1小时外不睡觉磕头7000多个(完全是佛菩萨加持)。

下文将包括三大部分,第一部分叙说我患病及治病的艰辛,第二部分概括我打七的感应和经验总结及在家坚持功课心得分享,第三部分是我五次打七每日的详细记录(因为我去打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治病,所以打七时候我非常注意自己身体的各种感受并做了记录)。希望这篇文章能让还在受苦受难的姐妹们看到一丝曙光。命运在于选择,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以一搏,搏出一条生路来。打七时曾见过多个重症病人及癌症病人,都通过打七、回家坚持诵经拜忏而身体恢复了健康。姐妹们,人间一切的疑难杂症都有解救的方法,不必灰心、不必绝望。古语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病人的可怜,实在是由于他们曾经的可恨,因果定律丝毫不爽,古人的智慧让人钦佩啊。我们只要肯改过自新,断恶修善,佛菩萨一定会帮我们的。命运在于选择,希望就在前方。我的QQ: 1492635195(日行一善求佛慈愍),愿与月子病姐妹们及师兄们共同努力。



第一部分  不幸患病及治病的艰辛

下面的叙述对于月子病的姐妹们来说,可能有很多的似曾相识之处。我的月子病症状主要如下:(1)身上多处会游离性阵痛;(2)四肢冰凉,且身上多处会莫名冰冷疼痛,即使在天气热时候也会如此,感觉冷到骨头里,要用热水袋敷很久才会有所好转,脚板冰冷到要用很热水泡脚才能缓解;(3)左脚早上起床会麻痹疼痛,会导致走路些许困难;(4)体虚无力,腰酸背痛,每天晚上都得焐几个热水袋才能缓解;(5)头皮部分位置有时会凉凉的貌似有风吹到;(6)手臂酸痛,早上睡醒会觉得好酸,麻痹;(7)经常入睡困难且易醒,导致第二天精神萎靡;(8)特害怕空调,穿个羽绒服及专业防风衣依然能够感觉到寒风刺骨,只能搬着手提电脑到楼道里办公,有一次为在公用系统取数据而坚持在办公室空调环境下工作1个小时被空调风吹到头,回家头痛欲裂,痛到直在床上翻滚哭喊。之后持续头痛,并导致各种产后风症状复发并加剧,生活和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现在这些症状基本消失了(空调风我暂时还不太敢吹,虽曾通宵照顾生病孩子后第二天在空调房中呆一天并未出现明显不适。夜里经常开着较高温度的空调才能入睡,但太低温度的空调我还不太敢呆久),我几乎忘记了自己之前的各种痛苦,还好我此前曾做了详细记录。再次回忆起过去一年的痛苦和艰辛,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再看一遍河南的古典姐姐专门写给产后风姐妹们的诗,我依然如几个月前那样泪流满面,她是如此真实地写出了我们月子病妈妈们的痛苦和辛酸。“没有哪一种病像月子病这般令人痛苦,这痛苦不仅是肉体上受到非人的折磨,还有不为人理解的痛楚和辛酸。什么时候,连正常的穿衣、睡觉、吃饭、喝水都成了一种奢侈……炎炎夏日,忍受着酷暑地折磨,我们挥汗如雨,却还得穿着厚厚的衣衫,不得一丝凉风,更别说空调的凉爽……我们学会了奇怪的睡觉方法,胳膊套着毛衣,大腿盖着被子,上身盖着褥子,还要把肩膀捂得严严。我们学会了在衣服里垫上一块又一块的毛巾来御寒……公交车上无处不在的风让我们胆寒,只好面对别人看怪物的目光用雨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无数个夜里,我们默默流泪,无数个日子,我们忍受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病痛还要勇挑生活和工作的重担。连自己的丈夫和家人都无法体会,我们又怎敢奢求他人的设身处地?……只有同病相怜的姐妹才知道我们自己的辛酸……为了治病,我们学会了忍耐和释然,这一切,都是为了明天……明天啊,明天,我想那一定是月白风清,春花烂漫,我们像正常人一样快乐地翩翩,再也没有冷疼的折磨,再也没有丈夫的厌烦、他人的冷淡,裙摆飘飘,我们一如逍遥的飞天!”。泪眼朦胧中,我回忆起那痛苦的昨天:(1)在别人穿上了短袖的时候,我却必须每天裹着上千元的专业防风衣防风裤及帽子才能出门,公车上众人异样的眼光让我几次都不禁流下委屈的泪水;(2)热水袋成为我在办公室或家里不能离身的驱冷宝,即使天气已开始炎热;(3)相当长的时间,烧姜水熏蒸头部、用姜水洗澡及泡脚成为我每天下班回家的几项重要工作;(4)每天小心翼翼,不敢碰水,专门买了几副手套来洗孩子的衣服和消毒孩子的奶瓶,而且只敢用热水,真是害怕了那种各种疼痛加剧的感觉;(5)随时随身带两块小孩子尿布以保证出汗立即垫在背后,或是及时换衣服,以免湿气入侵至身体里。因为治病,医院成了我每周必须报到的地方,依然记得许多个寒冷的凌晨五点多,裹着厚厚大衣爬起来打的去医院替换半夜两三点就帮我排队名医诊号的朋友。每次看病,都得耗去大半天时间,让原本虚弱的身体更加疲惫;每次看病,都顶着单位部分人的冷眼和闲言闲语,忍辱已经成为不得不做的选择。而历时近一年在几家大医院的奔波,后半年每月两三千的医疗费,却无法换来身体健康,空调季节一到,各种产后风症状复发并加剧,完全没法正常生活和工作。



第二部分 打七的感应和经验总结及在家修行心得分享

我最初打七时,是抱着半信半疑还有警惕的心态,但我还是照着打七日志里师兄们的建议,坚持跪经和拜忏(最初时候主要是抱有私心,想着依照中医理论,跪经和拜忏都有利于打通身体经络)。第一次打七后身体感觉有所好转,决定再去一趟。第二次去打七,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收获,还有心上的收获。在这次打七的第二天我还当30多个来自广东广西福建的同修们(大家都是生病或家庭事业不顺才来打地藏七的)说我还不确定佛菩萨是否存在,因为我没有从打七中见到什么特殊异象(打七日志中描述的异象没有亲眼所见,故仍保持怀疑)。但第四天中午和晚上,我们30多个人亲眼目睹了超乎当今科学所能解释的奇特现象,我被折服了。第二次打七,让我真正相信了这个空间确实存在着佛菩萨,存在着超乎我们人所能看得见的力量和规则。第二次打七完后,身体并没有如愿完全康复(尽管又有进一步好转),对佛菩萨再次产生怀疑,心情特别失望和沮丧,所幸我从打七中学到了“遇事先找己过”,我告诉自己,一定是我自己还没有做好,所以决定争取家庭和领导同意获得一段时间假期,去打七道场呆上一个月再连打三个七。终于,磕了近八万个大头、跪诵了近三百部地藏经之后,量变带来质变,我的身体终于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各种产后风的冰冷疼痛症状基本消失,怕风怕冷也好了八分,原来让我穿着羽绒服都不能阻挡寒风透骨的空调好像不再令我恐惧(曾经在前夜通宵没睡的状况下呆空调房一天),而近期我都停了中药好几个月。另外,困扰我几年的睡觉问题亦消失了,体质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详见前文)。

(一)打七期间的各种感应总结(佛菩萨治病)

在打七期间,身体很多处疼痛,之前以为是拜忏大运动量和跪经膝盖肿痛带来的正常身体反应,持续几次打七后才明白这其实是业障问题,坚持诵经拜忏,几天都很快就好。几次打七,我遭遇的身体变化如下:吐痰(第一次打七是黄色一大坨浓痰,第二次以后都是白色,分量是逐次减少);不断放屁(第二次打七开始有时会放一天二三十个);呕吐(第三和第四次打七念着阿弥陀佛就无法合嘴巴,宛如有人用抽气机从我嘴巴里抽东西,持续多次后就呕吐了);背部的某个特定位置持续几天发凉,貌似有东西飞出(第三次打七);膝盖有多次貌似有东西在移动并飞出(第一次即有);第二次打七排泄便便呈黑色,后来几次打七亦如此,颜色逐渐减淡;舌苔会突然变得很厚白,然后半夜自动被刮除,舌苔转为正常颜色。在此我就不多加描述了,详见后文“五次打七每日详细记录”。

(二)打七的经验总结

1.在去打七前建议做好以下几项

(1)能在1个小时内诵完《地藏经》。建议有空时候练习跪诵《地藏经》(可以放1个小时《地藏经》来跟读,各个时间段的地藏经都可以在地藏七网站的学习资源栏目下载:http://www.dizang7.cn/#news_more ... &tj=&ontop=)。平时忙别的事情时候(例如上下班路上)带着耳机听《地藏经》(1个小时以内的版本),无论听经还是诵经都要记住回向(回向文见地藏七网站http://www.dizang7.cn/#news_view.asp~~NewsID=3220,建议打七前要背熟回向文),都有功德。坚持一段时间一定可以在1个小时内诵完一部地藏经。

(2)背熟《礼佛大忏悔文》(全文见地藏七网站:http://www.dizang7.cn/#news_view.asp~~NewsID=1119),有利于在拜忏时候很清楚自己每一拜是在拜哪一尊佛,并喊出来每尊佛号,拜忏受益会更大。而且读或背《礼佛大忏悔文》都有消业障的好处,背熟的话可以随时随地都念念,还可以念来哄孩子入睡,坚持一段时间会发现孩子都有了好的变化。

(3)月子病姐妹打七准备中建议注意:1)带上7套上下衣物及内衣(如果预计打七期间天气不好衣物不易干,还要带多几套),并带上五六块宝宝用的薄棉纱尿布擦汗或垫背部以免寒气入侵。我头两次打七诵一部经或拜一个忏都会全身湿透(感谢佛菩萨帮我治病,之后就不是那么怕冷了),第三次打七的第5天流汗明显减少,连诵几部经都不会弄湿衣服,连拜5个忏手套才微微湿(呵呵衣服还是湿需要换的)。我买了七八条15元一条的太极裤(淘宝http://trade.taobao.com/trade/de ... deID=86527557385417),易干且很宽松。2)我当时还带了红枣、红参等去泡茶喝,大量出汗要及时补充水分。3)如果睡眠容易受周围环境影响的,可以到户外店买耳塞和眼罩带去,因为休息都是比较多人一间房子。呵呵,带着这些装备,我就可以不受影响地休息了。

2.在打七时注意以下几点:

(1)坚持跪经。开始时候很痛,但痛到一定程度你的真诚心、忏悔心就会自然而然出来了,这样才能接收到更多佛菩萨的加持。我的经验是在第三次打七明明膝盖都长了脓包痛得要死但是跪经一个小时却都不痛。别担心,一般每次打七的第四天开始就会相对轻松,不太痛的了。坚持就是胜利,吃苦了苦啊,冤亲债主都在看着你,他们很清楚你到底有没有用真诚心和忏悔心去诵经和拜忏,没有的话,我们一切努力都是白费,他们不会原谅我们,更别提离开了,那我们就一直受罪吧。

(2)拜忏时候建议大声喊佛号,我的经验是喊完后会吐出很多浓痰(随着打七次数增加,量会逐渐减少,呵呵排毒啊)。据说每次开口喊佛号,佛光可以注入我们身体来排除体内垃圾。在没有力气拜的时候,大声喊佛号,会有不可思议效果,会发现突然自己又能轻松地拜了(不要期待刚开始就可以这样得到佛菩萨加持,我们刚开始时候业障重,不断排毒到一定阶段就可以明显感应到佛菩萨的加持力)。

(3)拜忏或诵经的时候如果有疼痛厉害的感觉,不用担心,都是在帮你消业障,重罪轻报了(不然以后更痛),感恩还来不及呢。身体任何不舒服,都是佛菩萨在帮我们解决我们身体上的问题。越是疼痛,越是要坚持,坚持多拜几个或多诵几部,会突然发现疼痛消失了。否则你休息上半个月都不会全好。这是我的亲身感受(详见五次打七每日回忆录)。另外据说有天眼的师兄说越是在我们疼痛厉害时候,越是冤亲债主要离开的时候,所以一定要坚持,呵呵,我痛并坚持的时候经常想起生孩子的那段情景“当时没有痛,哪来我可爱的孩子;现在没有痛,哪来我未来的新生”。姐妹们,我们就抱着这种思想“死命拜吧,医院救不了我们,只有佛菩萨是我们唯一的救命草,只要我们愿意改过自新,佛菩萨一定会救我们的。我就拜到死算了”,拜佛的真诚心出来了,佛菩萨一定会加持你的。自从第四次打七(精进七)的第五天开始,我拜忏都能感受到佛菩萨的加持。当时我全身痛、听到拜忏就心真的发麻(我自小是个特怕痛的人),然后跑到佛菩萨面前说:“佛菩萨,我真的是很怕痛,我承认自己不中用,不能像其他师兄那样不怕痛。我忏悔曾经伤害那么多的众生。我就拜个忏就痛得要死,他们受的苦痛是我的千倍啊,我自己是个怕痛的人,所以我深深明白他们的苦痛,所以我好后悔,所以我以后一定断恶修善。我真的是一无是处,我这样怕痛,吃不了苦,这辈子想往生是不可能了,我只能依靠佛菩萨,佛菩萨,虽然我吃不了苦,但我一定做您的好孩子、听话的孩子”。说着我发自内心地哭了。五分钟后,师兄又喊“拜忏”了,我想死就死吧,拜就拜,豁出去,把自己摔向地面,居然不痛。猛然间,我感恩地流下了眼泪,佛菩萨是那么仁慈啊,只要我肯认一点错、肯改一点过,他就那样地加持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痛的啊,真的太神奇了。后来我去大同打第五次七(精进七)时候,24小时通宵拜忏(我睡了一个小时),我拜了66×108个大头,其中最长一次连拜3个半小时14个大忏,都没有觉得痛(到晚上就觉得有点疲惫),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小姑娘可羡慕我怎么不痛的。呵呵我的经验是在道场打七出现的痛,一般打七结束前都会消失,感恩佛菩萨啊。

(4)要以恭敬心对待《地藏经》,我第一次和第二次打七的头几天都是以一种应付的态度诵经,每次诵经就在思量“唉,还差几品可以结束啊”,完全就是为完成数量而诵经。但第二次打七的第五天,我真实感受到了《地藏经》的威力无穷不可思议,令人敬畏。

(5)要以恭敬心来拜每一尊佛,我后来打七时候边拜下去就边在心里默念“感恩**佛”(拜哪尊佛时候就想着这一尊佛号),因为我知道了我们每多一份恭敬心,就能感通佛力的加持(否则业障重的我们接收不到佛力啊),就能为我们的冤亲债主历代宗亲多挣一张离苦得乐的车票,他们过好了,我们也才能好。多用心拜一尊,多得一分利益。

(6)诵经和拜忏时候都不要起烦恼心和嗔恨心(我有一次犯了这个错误,给自己招惹了不好的半附体经历),跟不上大家没有关系,拉下几拜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比如拜忏,大忏拜不了就小忏拜,小忏拜不了就磕头,但心里一定要用真诚心、忏悔心、感恩心拜每一尊佛号。拜佛真的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啊,一定要用欢喜心拜佛,未来将受益不可思议。

(三)平时在家修行经验分享

原来以为连打几次七后身体好转就可以暂停修行了,但后来才明白学佛后身体上的收获只是蝇头小利,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珍惜每一分钟来为脱离六道轮回而努力。另外,我因为客观和主观原因暂停拜忏诵经后,睡眠又开始不太好,身体也有些不适。忏悔我的惰性和习气太重,忏悔我只想着身体好即可,却总是迷失了自己此生最重要的真正任务。每次总是要在冤亲债主的催促下,才能向前努力,感恩冤亲债主。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在家修行的经验、心得和计划做法:

每天早上5:10起床或每晚9点开始(以不影响家人休息为前提),连拜6个大忏。最好尽可能保证每天4-6个大忏(消业快)。在地藏七平时网络共修(http://www.dizang7.cn/#news_view.asp~~NewsID=446 地藏七在YY软件频道有共修房间),或周末时间如果条件许可,可以考虑参加道场共修,佛力加持力度大。我的经验是当身体有不舒服的时候,连拜10个忏会感觉舒服很多。拜忏的一些细节建议:(1)拜完忏后,要注意吹干头发(以免受凉)并换套衣服,最好不要刚拜完就洗澡、碰水或靠冰凉的墙壁,注意保护身体。(2)拜忏垫子很容易解决:买四块铺在地上的垫子(最好大点规格,一般规格是60*60,再大点好,以便顶礼后收手方便一点,大点的超市都有卖,就是一般家里给小孩子铺在地上玩的那种泡沫拼图垫子,大约10-15元一块,一般四块一起卖,最好买厚实好一点的,可以用得久),四块垫子拼成长条形,然后用大的透明胶将垫子的背部(因为不会有凹凸)顺着长条形的方向贴住(相当于多条透明胶形成一个胶垫在垫子背后,估计要用完大半卷的大版透明胶,大约耗费5-10元。贴的时候,最好顺着长条方向一贴到底,大约2.4米吧,这样才不影响手滑行),戴上麻布手套(可以在五金杂货店买,那种干粗活用的那种,2-3元一副)就可以拜了,挺顺滑的。不用的时候就可以收起来藏到沙发背后,也不占空间。(3)在脸部将着地的位置处放一条叠成长条形的毛巾,可以吸汗,脸部不至于觉得黏糊糊。(4)可以到地藏七学习资源处(http://www.dizang7.cn/#news_view ... ;lmid=346&hot=0)下载各个时间段的《礼佛大忏悔文》并放到手机来播放,选择一个适合自己速度的来欢喜地拜佛。

上班路上、下班路上和中午吃饭(我自己带饭在单位吃)时间,都带着耳塞听《地藏经》(各个时间长度的《地藏经》都可以在地藏七-学习资源里面下载http://www.dizang7.cn/#news_view ... ;lmid=346&hot=0)。我一般听30-35分钟时段,所以正常情况下一天能听经3部左右。诵经可能就没法保证每天一部了,因为家人不信佛,不想让他们觉得我行为过激而反感。

外出时(公共场合)随时心里默念佛号。据其他师兄说我们学佛人很容易被无形众生认出来,他们看到我们如同看到救命草、可能会跟着我们,所以我们最好心里默念佛号不断,并觉得难受或要回家前说“一切与我无关的无形众生,请你们离开我,我现在没有能力超拔你们,请你们各找与你们有缘的众生超拔你们。(三遍)”。尤其去医院那种负面磁场比较多的地方,一定要佛号不断并念上述句子三遍,保护好自己。据有经验的师兄说坚持功课几年后就正气足,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养成每日心念“阿弥陀佛”的习惯。刚开始念佛可能没有什么感觉,但努力用至诚心去念吧(我一般是边念边想着阿弥陀佛四个字),经过几个月或一段时间,会很受益的。我们业障重,只有坚持念佛号,等到至诚心真正发出时候,我们就真的能和阿弥陀佛的频率对接上而接到佛力的加持。我现在很有心去念佛号,会不自觉打哈欠并流眼泪,有一次还在十字路口突然泪如涌下。有句话“佛忆众生,如母忆子”,打七期间有几次我念佛号,想到这句话,就假想我成佛了而我孩子还在娑婆世界继续迷失和轮回,当我回入娑婆想帮助他,却因他业障重而无能为力,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不断造业和受苦,我的心好痛好痛。而这不正是诸佛菩萨对我们的心情吗?无始劫以来,众生互为父母互为亲友,我们都是诸佛菩萨的孩子啊。所以,当时念着佛号,我就发自内心地哭了出来。另外,念着阿弥陀佛能帮助我们很好入睡,那也是我用来哄孩子睡觉或在他半夜哭闹时让他很快安静的“法宝”。我希望养成每日睡前念佛回向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习惯。

转心转念,并落实到生活中。真正相信因果后,我的心态开朗很多:(1)明白了所有的人天福报不是我们处心积虑争来的,而是要惜福、行善、断恶修善积来。我现在该做的是做好自己份内事、尽好自己的责任,包括照顾好家人等,在此同时,坚持诵经拜忏和戒杀放生,做佛菩萨的好孩子,一切都有佛菩萨帮我安排好呢(这两三个月的意外收获让我对此有信心)。(2)一定要惜福,这个人世间的所有东西(如金钱、衣物、食物和水等),我们只有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那些都是我们前几世积来的。现在如果我们浪费或是过于享受,则是在消福啊,将损耗我们应有的今世或来世福报。我告诉自己要从珍惜食物(米粒掉在桌上我都会捡起来吃掉)、珍惜水源(洗手水接好去冲厕所)等小处做起,现在这些已经成为一种习惯。(3)对养孩子的观念也有所改变,不再因为心疼孩子而为其购买昂贵的物品,因为不想消他的福报。现在那么多孩子老生病,据说太过享福是原因之一。(4)吃素。我自从6月1日打七以来,持续吃素4个多月(偶尔随顺家人吃鸡蛋),因为相信了众生(所有的生物)无始劫以来都曾互为父母(坦白说我并没有智慧特别深刻认识这点,但在道场唱《妈妈颂》和读《劝发菩提心文》时在唱到和念到“众生曾为我父我母”时曾多次莫名流泪),现在出汗基本没有味道,感觉身体更为舒服。不过坦白说,我吃素是因为上次被动物半附体而真相信了其他打七师兄被动物附体所说的话,相信了一切动物皆有与我们平等的神识,我畏惧伤害他们再结冤仇。建议吃素的同修们要注意营养搭配,我打算参考其他师兄做法并结合自己情况对饮食做如下调整:1)早上喝豆浆,吃两碗白粥,并带4碗红豆红枣花生粥或是十谷粥去单位以便做上午9点和下午4点的点心。2)中饭和晚饭都吃两碗白米饭和素菜。3)买点坚果(核桃、无花果等)做零食。4)每日都吃一粒维生素和矿物质大全(药片中至少要含有29种以上的各种维生素和矿物质,药店都有卖的)。5)每晚熬点红枣红参黄芪当归汤以便第二天带去单位做饮料。(5)行善。随身带一些食物(例如饼干或小米等),平时路上可以放一些给路边的流浪汉或小动物(先在家里对食物做过三皈依)吃,同时随身备些零钱给路边的乞讨者(同时给食物),给他们东西时候应怀有慈悲和平等心,并对他们说一句阿弥陀佛。(6)端正自己的位置。身为女人,就应该如水般,就应该做个贤妻良母才顺天道。即使遇到家人不公正待自己的情况,先检讨自己哪儿做得不够好并去改,如果好像没有,则应想到我们前世也曾这样刁难过别人,那么这一世就安心受报才能了这个业。无论遇到什么问题,先自省自改,当“消业”对待,同时坚持诵经拜忏,求佛菩萨加持改变周围的磁场,一段时间后周围的磁场会很好,不开心的事情会减少很多。(7)遇事可以请求佛菩萨加持,但是心里应记得《可许则许》书中的道理。如果没有如愿,应明白是自己做得不够好,要更加努力断恶修善,才能修得福报。(8)当惰性上来不愿拜忏诵经时,用普贤菩萨的“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来警示自己,今时今日不精进,未来更是苦无量。



第三部分  五次打七每日详细记录

第一次打七(6月1日—6月7日)

打七之后,原来弱不禁风的自己(走半个小时路要休息)可以每天拜大忏8个(相当于864个俯卧撑的运动量);原来一进空调房穿上多件衣服都会寒气透骨并不久后身上多处疼痛的我貌似不会那么害怕空调了,变成可以穿件外套呆在空调房中(最长呆过1.5个小时;原来经常失眠的我也开始睡眠正常了。给我按摩的盲人师傅说我的身体开始有点温度了,不像最初时候宛如从太平间出来一样。中医亦说我的寒减轻了。

第一次打七各日身心反应:

第一天:跪经6个小时和拜大忏4个。前天晚上只有5个小时休息(我又没睡着几个小时,很郁闷),特别累,白天都是撑着下来,晚上绕佛追顶时候觉得特别烦。诵经大汗淋漓,全身几乎湿透。每次诵经和拜忏后喉咙都有一大坨白色痰。临睡前上厕所,发现有一团灰色的白带(分量约有半个小果冻那么多),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估计是拜忏时候佛菩萨帮我调理出来的垃圾吧,开始抱着暂且一信的态度。

第二天:跪经6个小时和拜大忏4个。早上拜忏突然莫名哭泣,中午看了《为什么不能吃他们》的DVD后开始意识到被我们吃的动物也是会痛的,晚上跪经很痛时我就想着这点,坚持下来了。到了最后几分钟突然一点都不痛,很舒服。接着,跪着追顶时膝盖又很痛,坚持至最后五分钟觉得超舒服,可能就是别人说的法喜充满吧。拜忏时,每次开始都全身好痛,学着其他师兄的打七日志中说的做法“大声喊佛号”,嘿嘿居然不觉得很痛了呢。今天声音沙哑了,但也是同样学着其他师兄打七日志分享的做法“请佛菩萨加持”,嘿嘿居然又能大声诵经了。诵经大汗淋漓,全身几乎湿透。每次诵经和拜忏后都喉咙有痰,白色的或黄色的(记不太清)。

第三天:跪经6个小时和拜大忏6个。上午拜忏莫名哭泣,下午跪经莫名哭泣。中午睡醒喉咙沙哑厉害,下午怎么求佛菩萨加持都没法恢复正常,刚开始还暗自窃喜“这样的话我晚上当众忏悔就不会让大家听清楚了(惭愧,有脸做坏事没脸说坏事)”。后来担忧这样子没法消业,而明天就要放生为冤亲债主做三皈依了,如果我不做好该做的事情,那接下来几天还是会很辛苦(膝盖真的好痛的),所以晚上绕佛追顶时,我一直求佛菩萨加持让我能恢复嗓音,能够当众忏悔。在走到台上忏悔之前的一分钟我的喉咙还发不出声(也没有忏悔心,更多的是想忏悔完后可以不太痛),但到佛菩萨面前一跪下,居然哇地哭了出来,当时我真发自内心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当时,我喉咙突然就好了并当众忏悔了30多分钟。后来才知道我说的绝大部分大家都听得非常清楚(嘿嘿惭愧有点郁闷呢,蛮丢人的)。下台后,喉咙又发不出声来了。当日诵经大汗淋漓,全身几乎湿透。每次诵经和拜忏后都喉咙有痰,痰由白色转为黄色。

第四天:跪经6个小时和拜大忏7个。当晚1点多突然半边鼻子不通气,被迫醒了。梦到冤亲债主警告我以后一定不要再犯所忏悔的错误。我说“我一定改,今天一定不偷懒,一定提早起床拜忏”。2点15分自动醒,鼻子不塞了,全身温热,很舒服。3点15分,我赶紧乖乖起床拜忏。拜忏时候,头十几个大头身子很重且痛,但念了十几个佛号后就觉得轻松了。读经比较舒服,到了第四品才开始觉得痛。今天放生,有点失望,没有看到其他师兄在打七日记中记载的奇特异象。中午睡醒,半边身从脖子到腿觉得很不舒服,半边身都好痛,左边脖子宛如落枕了,貌似被人痛打了一顿。且下午跪经从一开始就膝盖痛,今天求佛菩萨加持怎么都不灵了呢。特失望,看别人的打七回忆一般是第四天就轻松了的啊,我怎么更惨了,狂郁闷,然后下午给自己找理由,少拜了一个忏。心情很不好。诵经大汗淋漓,全身几乎湿透。每次诵经和拜忏后都喉咙有痰,黄色的。

第五天:跪经6个小时和拜大忏7个。早上3点15分自然醒,拜忏很轻松。跪经从开始就膝盖痛。左手肘部长了红色小点,左边脖子和手臂依然很痛。下午跪经开始有犯困感觉。诵经大汗淋漓,全身几乎湿透。每次诵经和拜忏后都喉咙有痰,黄色的。

第六天:跪经6个小时和拜大忏7个。拜忏轻松,跪经膝盖很痛且左边眼睛非常困(就左边眼睛,很奇怪)。早上寺庙的主持给同修们举行三皈依仪式,不知怎么的,我直犯困,且听不清主持说的话,且对一切都不耐烦(后来才知道是自己业障太重缘故)。诵经大汗淋漓,全身几乎湿透。每次诵经和拜忏后都喉咙有痰,黄色的。

第七天:上午诵经又是左边眼睛很困,后来只好让旁边的师兄不时在我困时候死命掐我,才能再清醒来诵经。诵经时汗如雨下。诵经大汗淋漓,全身几乎湿透。每次诵经和拜忏后都喉咙有痰,黄色的。

第八天:终于结束了,很高兴。有的同修很不舍得离开,我心里却是想着终于可以回家了。但在离开寺庙往车站的路上,无意中哼起了“阿弥陀佛”的调子,眼泪莫名地流了下来,心里很悲伤。

第二次打七(7月1日——7月7日)

7月4日中午可以只盖着中厚的空调被睡午觉一个小时(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7月5日开始中午进步到只盖层薄薄的被单睡午觉,7月8日回家路上乘地铁,在不直接吹风的情况下可以短袖呆空调环境40多分钟,当晚上和朋友吃饭,可以着短袖裙子(下穿丝袜)呆空调环境中2.5个多小时(其中只有1/5时间需要披披肩)。

第二次打七的各日经历:

第一天:很轻松。诵经汗如雨下。因为担心回家时候嗓子哑了,没敢大声诵经和喊佛号,不再像上次一样很多痰。

第二天:早上诵经很困,有两部经不太出汗。当天拜大忏好奇怪,特别累。想想我在来这之前的一个星期,每天都是5-8个大忏的,经常连着拜的,都不觉得累。而且今天开始跪经膝盖也痛了,我在家里已经连着一个星期,每天跪经3-5部,经常是连着跪诵经(每部经中间只休息5分钟),这儿又不用连着跪,怎么我膝盖那么痛呢。道场的加持力量确实大啊。因为担心回家时候嗓子哑了,没敢大声诵经和喊佛号,不再像上次一样很多痰。

第三天:拜忏觉得蛮轻松,尤其大声喊佛号后特别轻松,一个忏喊完,都会有一大坨的痰。猜想吐痰是排毒,很高兴,所以拜忏喊佛号都是比较大声。开始大声诵经,每次完后也要吐很多痰。这次打七期间经常排出青黑色的排泄物,后来几次打七都是经常如此。

第四天。上次放生毫无感觉,还特失望。这次放生开始也是没啥感觉,但是在最后大家一起喊佛号时,我突然有种“我要回家”的感觉,立即流出眼泪,持续一两分钟,就再也找不到要哭泣的冲动。过几分钟,脑子里想到“我是阿弥陀佛的孩子,佛菩萨都在我们的周围,只是我是长着眼睛的瞎子,看不到而已,他们想念我们就如母忆子,看着我们那么无知、愚痴地受苦,他们是多么心痛啊”,一瞬间,立刻又是悲从心起、泪如雨下。我自己也身为人母,我知道那种母忆子的悲痛。中午时候为冤亲债主做三皈依,想起让家里几次带了鸡和海鲜(每次20公斤)冻在冰箱,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自从去年十一后开始特别怕冷。想到众生其实都是一体,心里很是愧疚。突然,我的身子晃动很厉害,趴到地上哭了起来,那是不受我控制的行为,把我自己吓了一跳。当时共修的30多人大部分都被我吓了一跳。其中一个来自潮州地区的女子有些阴阳眼,还看到了我们为冤亲债主做三皈依的时候,佛光照耀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飘起了轻烟。晚上诵经为冤亲债主做三皈依和念《西方发愿文》时,我又出现了症状,突然身体不受控制,头剧烈扭动,趴到地上,异常的举动又是让大家吃惊了。接下来的追顶,我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先是如鱼(或鸡)一样拍打胳膊,还翻了个跟斗,接着如蛇一样舞动身体,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我坚持念“阿弥陀佛”,而感觉身体里的另外一个灵魂(或许就是控制我身体的那个众生)也很欢喜念阿弥陀佛。在场的一些第一次来打七的师兄被吓到了,其中一位女师兄当晚还在佛菩萨面前忏悔她以前不相信因果,经历当晚后终于相信了。打过七的师兄,对这种情况早有见闻,见怪不怪。而我自己完全被吓到了,以前看别的师兄打七日志说过附体,但现在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心里甚是恐惧,赶紧找道场杨师兄咨询,才放宽了心。我和杨师兄说了我生病的情况,才了解到她也曾患有十多年的月子病,身上冷痛已经蔓延到眼睛,打七后坚持按照六部曲修行后全好了,我心里也开始生起了信心。我稳下波荡起伏的心情,回到佛堂写忏悔文,向佛菩萨忏悔直到今日才相信因果,期间我感觉背部有暖暖的感觉,猜想或许就是其他师兄日志里的佛光照耀吧。

第五天:早上3点半起来拜忏,明显感觉到当我不刻意提醒自己要作意识的主人时候,身体就会不受控制。因为答应打七师兄早上去领忏,为了熟悉《礼佛大忏悔文》,就去跪在佛菩萨面前读诵《礼佛大忏悔文》,突然觉得身体又不受控制,念着念着就狂哭了起来,那种苦貌似发自内心深处,哭着诵完了《礼佛大忏悔文》。早上诵经,第一部从第一品到第十一品超困,而且身体不太受控制,我知道必须坚持诵经才能解决问题但又真的困的不行,半睡半醒中翻到到第十二品时,突然感觉身体从高处掉下,然后就清醒起来,终于能诵经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恩心,感恩佛菩萨,感恩自己还能诵经。当天晚上我在佛菩萨面前忏悔以前自己诵经都是妄念纷纷并总是盼着快点结束,终于明白自己能诵《地藏经》其实是一件多么有福报的事情,并决定以后诵经都要以真诚心去诵(惭愧,现在还是妄念纷纷)。当天一诵经,腿总是不停地动,开始时都特别困,我很大声诵经,才能赶走困意,同时身上有些许热意,手臂上冒出了颗粒大的汗珠。为冤亲债主做三皈依、念《西方发愿文》和追顶时,下半身都是不受控制地晃动,我不断求地藏王菩萨加持并发愿断恶修善,才能控制自己做出怪举动以免再惊动其他的同修。感觉当天身体稍微好点,中午在空调房可以只盖薄被单。当天,声音沙哑、说话都艰难的我,在领忏时候居然又能说话了,感觉到身上有微热感(佛光照耀),拜忏特轻松。领忏完后突然发现自己的两个胳膊超痛,呵呵其他师兄说佛菩萨帮我消业障了。

第六天: 每次诵经回向之时,腿如潅铅。为冤亲债主做完三皈依,腿如铅压的感觉完全消失,全身轻松。几天大声诵经和拜忏喊佛号后,喉咙又痛又哑,但我坚持大声喊佛和诵经,到了第六天,反而好了。而我的朋友,之前怕嗓子哑而一直不舍得用喉咙,反而最后沙哑着喉咙回家的。

第七天:《地藏经》真的是一部神奇不可思议、威力无穷的经书,从昨日开始每次诵经,我的腿有时出现不由自主地晃动。忏悔自己以前的无知,曾经以为《地藏经》只是一部平淡无奇的书籍而已。最后一天诵经妄念相对较少,因为终于明白能读《地藏经》是很有福的,我告诉自己一定要以恭敬心去诵这部经书,每翻一页就鞠躬一次,每读完一品就拜一次,这是我表达我恭敬心的一种方式。拜忏时候哭了几次,第一次是想到已经去世的爷爷及历代宗亲,他们离苦得乐也意味着要走了,要离开我了,心里很酸;第二次是想到自己累生累世的无量罪行让那么多众生受苦,真的很对不住,是发出了忏悔心了吧。追顶时大声喊佛号,完后全身湿透,但很轻松。

打七交流会上,了解到其他师兄的体会:1.领忏的师兄都是感受到之前嗓子哑但佛菩萨加持后都能发音清楚;2.头几天都需要别人扶着才能站着绕佛的师兄昨天已经可以自己走了;3.有的师兄某晚绕佛时候闻到花香,但四处找花时候只看到放了几天已经枯萎的花;4.第一天拜小忏都艰难的师兄,现在已经有力气拜大忏了;5.有师兄持续几天拜忏诵经后都吐。

第二次打七回家后,我在家期间坚持功课,每天拜忏4到6个(因为当时想省下时间来赶诵经,每天诵经2-4部),后来为准备打精进七一下子提到15-18个后手腕痛得不能再拜忏(后来才知道不可以一下提得太快,身体受不了)。自第二次打七临离开前跟着带七的师兄一个小时连拜四个后,左边胸口肋骨处开始疼痛,一直持续整个月(请盲人师傅按摩几次都没有用,最后是在道场打第三次七自动好了),每次拜忏都痛,这也是我七月拜忏量不多的原因之一,后来才知是在消业障。

八月份连续三次打七(一次普通七,两次精进七)

第二次打七回来头几天身体好转明显,但自不久后的某天去医院边做理疗边诵《地藏经》后(当时太无知,医院磁场不好,容易招惹无形众生),身体又感觉不适,而且心情也特别不好,对六部曲也有点失去信心,不明为何自己那么努力,身体还是没有恢复。幸好自己福德还算不少以及感恩佛菩萨加持,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到最后,或许是我所付出的努力和我累世所造的业相比还远远不够,所以就决定下狠心充分利用8月份连打三个七(身体再不恢复,我可能只能辞职了,心里很是着急)。或许是我福德太少,潮州道场因为报名打七人数过多的缘故,差点没有让我完成这个心愿,所幸我用至诚心求地藏王菩萨,求他老人家帮助我这个障深福浅但尚有一丝善根、愿意改过自新的罪人,所以后来我成功在潮州道场打了两个七(一个普通七,一个精进七),并飞往大同打了一个精进七。现在回想,其实一切都是佛菩萨为我所做的安排。如果不是在潮州道场几次报名波折,我也不会舍得花几千元路费和费那么大精力赶到山西大同去打七,佛菩萨加持力度真是殊胜啊,很是感恩。

第三次打七:

8月1日 :跪经有点痛(我在家一天跪个5部经,有时连跪,都不觉得痛,道场加持力不一样)。7月下旬报名打精进七后连续几天拜了15个忏左右,左手腕痛得不行就停下好些天,看到拜忏都有点畏惧。但当天拜忏居然不痛了,左边胸口肋骨处的疼痛(痛了我大半个月)居然也消失了。当晚追顶时,很担心再出现上月打七半附体状况,还好没有。念着佛号,想到很多的众生在三恶道受苦,不禁流泪了。

8月2日:第一个忏腹部好痛,感觉有点奇怪,因为我拜忏已经可以控制肚子不着地的,这些天腹部都没有着地,怎么也痛呢,应该是消业吧。想到这,拜每个大头时,我就刻意让肚子重重撞到地上,几个忏下来,最后反而不痛了。跪经好痛,有的师兄第一次来打七都不是很痛,我想起自己每次打七头几天跪经都好痛,突然明白了自己打了两次七身体没有全好的真正原因是自己业障比别人深重,一切都是自己的错,真正体会到光目女母的那句“生死业缘果报自受”,当晚就在佛菩萨面前忏悔了自己甚至还因为打了两个七身体没有好而产生对佛菩萨的怀疑。

8月3日:拜忏开始轻松,但跪经疼痛依然,右膝盖肿了几个小脓包,一碰超痛。下午学习时间,我又拖着沉重的身体(每次打七头4-5天,都是腰酸背疼的,后面几天又全好了)弯着个腰如同个老妇人一样走入佛堂,觉得头昏想睡觉,貌似感冒症状。带七师兄让大家一起念《礼佛大忏悔文》,我跟着很大声念,十几分钟,居然感冒症状全无。晚上听《跪羊图》,不禁泪流满面,想到自己这十多年在外面读书工作、让家里父母牵肠挂肚(我已为人母,深知母忆子之痛),准备像其他师兄那样跪下来听这首歌来感恩父母,不料右膝盖的脓包特别痛,根本跪不下来。当天诵经时候感觉背部某个特定位置貌似有东西不断被抽出,后面4天都是经常有这种感觉。

8月4日:放生没有找到上次那种“流着泪想跟阿弥陀佛回家”的感觉,整个过程心情很平静。看到跪经就有点怕,右膝盖肿块更大了。很用心地求了地藏王菩萨加持让我继续跪经下去,居然跪下去不痛呢。当天开始,诵经和追顶,身体又开始自行晃动,貌似很享受经书一样。带七师兄让我不必紧张、也不必理会,坚持跟着大家做功课。这次为冤亲债主做三皈依不像7月份打七那样每次皈依完后都会觉得腿特轻松,这次沉重依然,我有点担心是不是冤亲债主不肯走,带七师兄让我不必太过执着,坚持功课就好。晚上忏悔时间,头昏,好像生病了,喉咙很痛。当晚追顶时候又有点半附体状况,感觉他很欢喜念佛,我想或许真如其他师兄所说,我前世可能曾经伤了一位修行人。晚上临睡前,跪在地藏王菩萨面前忏悔自己罪业深重还茫然不知,伤害了修行人和那么多的众生,忏悔自己麻木不仁的心至今没法发出真诚心去帮到冤亲债主离苦得乐。

8月5日:右膝盖脓包依然超痛,但每次诵经前说完“祈请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慈悲护持”后跪下来就没感觉到痛,真的好神奇。诵经时候有点半附体,身体不由自主晃动,例如上半身绕着膝盖打圈,诵经到最后几品时候,后背(依旧是老部位)和脚底都不时冒冷气,貌似有东西被抽出的感觉。下午学习时,右膝盖脓包终于破了,不太痛了,又出现喉咙痛的症状,照老方法,大声诵《礼佛大忏悔文》,又好了。

8月6日: 跪经又开始痛,当天改为左膝盖痛(透过貌似正常皮肤的下面生了很多个疙瘩),而且感觉有一种力量,它能很清楚我心里的感受,居然我心想膝盖的哪个部位痛,“他”就拖着我硬着去压那个部位,并拖着我从佛堂这头走到那头(我意识很清楚也能控制身体,但听带七师兄建议而不去刻意控制),当时共修的师兄中也有被附体而趴在佛堂中间不停晃动头,60多个共修的师兄就看着我们两个不停地“表演”着,呵呵,真有点不好意思,所幸很多打过七的师兄都见怪不怪了。诵经时候,经常感觉后背(依旧是老部位)和脚底都不时冒冷气,貌似有东西被抽出,诵完经后起来感觉很轻松。

8月7日:诵经时候依然会被一种力量拖着不停走,哪儿痛就被拉着硬压哪儿,我虽然看不到“他”是谁,但我能感觉到“他”是慈悲的,假如我自己是医生,让我这样持续几个小时很麻烦地治疗一个病人,即使病人是我自己,我都会觉得不耐烦而放弃的,但“他”依然坚持帮我治疗,真的很感恩。当天诵经和念“阿弥陀佛”时候,经常会突然发生,我张口时喉咙会猛地被封住无法发出声音也无法呼气吸气,感觉被人用什么仪器在从喉咙里抽东西。

8月初普通七后在道场等待打下一个七期间,左膝盖依然痛,挺担心会影响打接下来的精进七,8月8日停忏一天,8月9日下狠心连拜忏10个后,居然明显好转 ,终于在8月11日精进七开始前全好了。我的感受是,越是拜忏时候产生的痛,那越是要努力拜忏,痛才能很快消失,不然休息的话会痛上一个月都不能痊愈(我上次胸口痛就是这样),早吃苦早了苦啊。

第四次打七:

8月11日:精进七第一天。第一组五个忏连拜,超累,因为不懂得怎么去呼吸。后来听取其他有经验师兄的建议,喊完佛号后闭嘴用鼻子自然呼吸即可,不必太过在意呼吸,用心去听佛号,就会轻松。呵呵果真如此。

8月13日:零点开始24小时通宵拜忏。早上6点半前头20个忏感觉还行,8点钟开始发现膝盖冒了脓包好痛,左手腕也好痛,又特困,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一定要跟着大部队拜。坚持到下午5点钟,实在困得不行,靠着旁边垫子睡了一个忏再起来跟着大家拜到6点。晚上7点后,身体很疲惫和困乏,气也不够了,跟着大家拜了3个忏后到一旁睡了一觉,爬起来坚持拜了2个,又躺倒地上睡觉,再爬起来拜了2个。最后真的没有力气了,在佛堂后面坐着看大家拜。当天我只拜了50个忏,后面3个小时都是看别人拜忏了(惭愧)。

8月14日:全身痛,对拜忏有了一种恐惧的感觉。舌苔(尤其是喉咙处)特别厚,感觉突然冒出来。因为我近半年看病,医生总是会在我病历本上写我舌苔的症状,所以我平时比较注意舌苔的变化。

8月15日:早上拜忏手腕和膝盖都特别痛,真的惧怕拜忏了。8点钟打扫完厕所,我走到佛菩萨面前跪着说:“佛菩萨,我真的是很怕痛,我承认自己不中用,不能像其他师兄那样不怕痛。我忏悔曾经伤害那么多的众生。我就拜个忏就痛得要死,他们受的苦痛是我的千倍啊,我自己是个怕痛的人,所以我深深明白他们的苦痛,所以我好后悔,所以我以后一定断恶修善。我真的是一无是处,我这样怕痛,吃不了苦,这辈子想往生是不可能了,我只能依靠佛菩萨,佛菩萨,虽然我吃不了苦,但我一定做您的好孩子、听话的孩子”。说着我发自内心地哭了。五分钟后,师兄又喊“拜忏”了,我想死就死吧,拜就拜,豁出去,把自己摔向地面,居然不痛。猛然间,我感恩地流下了眼泪,佛菩萨是那么仁慈啊,只要我肯认一点错、肯改一点过,他就那样地加持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痛的啊,真的太神奇了。一直以来,我都是躲着风扇诵经和拜忏(尽管现在是炎热夏天,身为月子病人的我惧怕那风带来的透骨疼痛),当天下午,我突然觉得燥热无比,我想不能起烦恼心拜忏,否则就对不起佛菩萨的慈悲加持让我可以不痛拜忏,就鼓起勇气跑到佛堂中间的大风扇下面去拜忏(之后都是可以在大风扇下拜忏了),居然不再怕那久违的风了,还觉得很舒服,出汗也开始少了。当晚绕佛时,有恶心呕吐感,在厕所吐了几分钟才出来(呵呵我终于也吐了,以前老羡慕其他师兄吐的,据说很消业)。

8月16日:感觉舌头被人半夜刮了一层似的,有些不适感。一照镜子,发现厚厚的白舌苔没有了,舌苔颜色恢复正常了。今天拜忏依旧不痛,但身体或心觉得好疲惫,平静拜佛。5个忏连拜,出汗都不太多,手套也不太湿了(之前是1个忏就会湿透一套衣服)。听到《感恩的心》,突然泪如雨下,“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佛菩萨,感谢有您,感谢您让我看到了希望。今天,我发现只要起一个善念,就会得到佛菩萨的加持,佛菩萨是慈悲的对众生都疼爱,我们只要知错了并改变自己,真正发出真诚心、忏悔心和感恩心,就能接收到佛菩萨的加持。这次打精进七遇到几个都是在佛菩萨救助下劫后重生的师兄:一个是一年多前被医院说可以去单位办“病退”手续的深圳盐田师兄,打七后全身浮肿,但医院检查却各项指标恢复正常了;一个是曾经脸部烂了且身体功能错乱,家里人怀疑会自杀的四川美女姐姐,现在依旧美女一个;一个是动某个手术后肠粘连被医生认为难救,但靠着佛力加持奇迹康复出院,从当时瘦得只有60多斤到现在90斤的师兄。这次打七,让我再次坚定对佛菩萨的信心。

第五次打七:

8月20日:下午飞到大同道场,这里硬件条件比较差,感觉比较有压力。我这人有点洁癖,有点受不了这儿厕所的臭(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农村厕所了),又了解到这儿洗澡很不方便,很多人都是一周洗一次(我是南方人,一天不洗澡都难受),心里不禁打了退堂鼓。这儿佛堂也比较小且不起眼,但我在诵了1部经后,立刻明白佛菩萨的加持力度真是非一般。诵经时候我的腿时常晃动并不时脚底冒冷气。“唉,既来之则安之,你是情愿回家继续半死不活地生活,还是吃苦了苦,求佛菩萨救你给你新生?”我实在是怕了那种病痛日子,就继续留下,并决定以少吃饭少喝水作为应对这儿厕所的策略(忏悔我的分别心、习性太重了)。

8月21日:拜忏轻松,找到欢喜、轻松、平静拜佛的感觉。诵经时,腿经常晃动,左脚冰凉,右膝盖痛,又出现那种貌似有种力量将我膝盖压往疼痛处的情况。下午5点左右学习时,上半身突然发冷,穿了3件外套还冷,后来学习结束后,我跪在佛菩萨面前大声读《礼佛大忏悔文》才觉得不冷,居然还发热了。嘴巴有股很臭的味道,感觉就像我所厌恶的厕所臭味,真是讽刺。

8月22日:早上两个忏有点累,后来就很轻松。意识到佛菩萨加持力度确实大,只要你想拜佛,想忏悔改过,佛菩萨就一定会加持你,让你轻松拜佛。下午起床大腿和手臂都很是酸痛。

8月23日:二十四小时通宵拜忏日。这一次,我没有像上次那样做逃兵,坚持到了最后一分钟,拜了67个,其中最长的连拜是14个(3个半小时)。早上拜第8个忏时,右边身子很痛(从脖子到胳膊),因为有以前的经验,我告诉自己坚持拜,要想早点了痛就要坚持连续拜,果然到了第十几个忏(不记得了),那些疼痛全部消失了。感恩以前某位师兄的分享,最痛的时候,就是超拔冤亲债主的关键时刻,我们坚持下去,他们就能走了,我们也就还债了。当晚睡觉全身痛,没怎么睡好,梦到自己在洗手间被水淹。

8月24日:每次拜忏头几个大头都觉得好痛,撑下来就痛楚明显减少。后大腿疼,走路累,只有拜忏时候不痛。

8月25日:下午居士让大家放松,我们唱了《妈妈颂》,突然意识到无始劫以来冤亲债主也曾是我累世父母,我必须要救他们,所以今晚一定要好好突破。

8月26日:第二次二十四小时通宵拜忏,这次不觉得太累,下午拜忏开始有点困,大声喊佛号,3个忏后终于清醒了。发现一个很好玩的现象,每次拜忏,头几个大头因为身子痛都是东倒西歪的,但貌似有“人”帮我把身体扶正。

8月27日:突破完后没怎么睡觉,全身痛。上次突破后是肉疼,这次是骨头疼肉不疼。怎么换姿势都是好难受,睡觉很不好。一大早肚子不舒服爬起来上厕所,又吐了好久。全身骨头还是疼,一个人跑到佛堂去躺着,终于睡着了一会。诵经腰好疼,但还是坚持了跪诵(是想着我自从诵《地藏经》以来就几部因为客观情况没跪诵外,都是跪诵的,不能破例)。拜忏很痛苦,其实除了拜前几个大头痛外,后来都不痛,但就是心和身都好疲惫,拜不动。8月28日至9月1日期间,因为2号就要离开大同了,来这儿一次真的是好不容易,所以倍感珍惜在道场的每一分钟,尽可能拜忏、诵经或是行善。

8月30日,拜了28个忏后,发现右边胳膊至胸口处很疼痛,第二天更是疼痛得厉害。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知道是佛菩萨在帮我消业障,在治疗我。接下来两天都只能拜一两个忏,我想不能拜忏也没关系,就抓紧去诵经或是行善,只要能为冤亲债主积一份功德都好。

9月2日临走前跟着师兄们拜忏,头三个忏右边胳膊至胸口处疼得非常厉害,简直就像是有人在我身上动手术,而且疼痛是逐渐从右胳膊慢慢迁移到右胸然后到胸口中央。我坚持到第四个忏后,疼痛明显减轻,呵呵这是我根据打七经验已经预料到的结果。感恩佛菩萨在我临走前又一次帮我消业障和治病。这段时间,每次大家集体发菩提心,我都不是太情愿,因为我现在并没有发出“出离心”,我所挂念的还是希望佛菩萨治愈我的身体,我还要照顾我的孩子长大成人,往生西方只能是以后的事情。不过我每次读《劝发菩提心》,在读佛恩、父母恩、众生恩、生死苦这四个段落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流眼泪。或许我心里本性还是想出离,但是目前而言,我放不下我的孩子。此次打七,遇到两位癌症患者,其中一位依靠六部曲每日精进修行,身体好转很多。还遇到一个因患慢性盆腔炎而耗费了10多万元却治疗不果的师兄,依靠六部曲,几个月内已经差不多痊愈。佛力真是不可思议。



结束语:

感恩您耐心读完了这篇文章,哗啦啦写了下来,居然近2万字。很惭愧,其实我现在还时不时动摇或怀疑(业障重),总是靠回忆打七期间的奇异经历,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佛菩萨救了你这个业障鬼,还不懂得感恩惜福!”。我的福德较浅(几次打七报名都差点被拒),这五次打七都是我在信任和怀疑间摇摆的情绪中坚持死皮赖脸缠着佛菩萨救我(当时就是想着死马当活马医),感恩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周围的朋友家人也看到我的变化,但是他们大部分还是选择坚持不信或是远离的态度。唉,我之前也和他们一样觉得没啥事去信佛干嘛,现在想想真的是只有福德深厚的人才能走入佛门啊,要不是冤亲债主逼得我走投无路,我还会继续迷失、继续无知和愚痴造业。有人或许会说信佛后身体好了就可以暂停了(我原来也这样想),但是现在回想当时打七的各种心情(多次回向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时都无法控制而流泪),我在想或许我的本性还是想求生净土。我真的相信了老师的话,人的这一世,临终之时能往生西方是最重要的事情,否则不知下一世将落到哪一道受苦。朋友啊,无论你是生病或事事不顺而希望走入佛门求救,还是你身体健康且事事顺利,都要相信因果啊,都要试着了解真正的佛教(很多人对佛教的粗浅了解其实是误解,我以前还觉得那是迷信呢),因为这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世间的荣华富贵、功名名利,我们离开人世的时候都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我现在真正相信这一真理了。朋友啊,试着用广大的胜解心去看待这世间万物吧,我们其实是一群长着眼睛的瞎子。我告诉自己,要好好坚持做功课,希望有一天能感化家人和朋友也去打七。因为佛教是讲究实修实证的,光靠研究则只会一直是门外汉,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老实听话实干实修才能真正体会到其中的奥秘,就宛如瞎子如果不努力开眼,即使面对明眼人所描绘的彩虹却永远无法真正体会到其美丽之处。

深圳 顿悟(女 32岁)

原文地址From:http://www.dizang7.cn/news_view.asp?newsid=3804
发表于 2012-2-16 16: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也很替楼主高兴,终于可以远离病痛
发表于 2014-12-21 08: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看了这个帖子接触地藏7的,至今2年多受益很很大很大~~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16: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善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医养生网 ( 京ICP备09063399号 )

GMT+8, 2021-7-25 19:28 , Processed in 0.09122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